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学频道 > 正文

www.792309.com:荒碑何人曾泪倾——读古成之《咏贪泉》兼谈河源廉洁诗文

2018-6-8 15:04:12河源日报司雁人

澳门巴黎人赌场:保护什么?古树名木、骑楼街、老字号、民间艺术均在保护范围内保护要素分为物质性要素和非物质性要素两类:物质性要素包括历史文化遗产不可移动文物,历史,其他不可移动文化遗产);非物质保护要素包括:老字号、民间艺术和广州老城区传统生活生产商业习俗等。

“贪泉”东晋后期出现在广州北郊石门镇。石门是古时出入广州的必经之处,路旁有一口水井,水味甘美,到广州赴任的官员每到此地,都要喝上一碗再上路。可这些官员十之八九上任后,不过几年工夫,就变成腰缠万贯的贪官了。当地百姓于是在这口井旁立了一块石碑,上书“贪泉”两字,此井便成警世名泉了。《世说新语·德行》第四十七条刘孝标注引《晋安帝纪》曰:“(吴)隐之既有至性,加以廉洁,俸禄领九族,冬月无被。桓玄欲革岭南之敝,以为广州刺史。去州二十里有贪泉,世传饮之者其心无厌。隐之乃至水上,酌而饮之,因赋诗曰:石门有贪泉,一歃重千金;试使夷齐饮,终当不易心。”吴隐之饮贪泉之水,但誓做伯夷、叔齐那样明辨义利之人。

河源县古成之有诗《咏贪泉》:

贤良知足辱,唯汝识贪名。一酌不惑性,千年依旧清。深涵秋汉色,冷浸古松声。珍重荒碑在,何人曾泪倾?

大意:

人的本心知道什么是奇耻大辱,但却要这口井来鉴照千古骂名。水本身惑乱不了人的本性(人心自乱),看这古井千年依旧清澈。深秋里冷风吹过古松的声音,应该足以让人清醒。前代父老乡亲树立的警世碑豁然在目,但有几人能够真正从心里看重?!

古成之《咏贪泉》指出了问题关键所在。

河源廉洁文化除连平颜氏三代所传“公廉碑”箴言外,尚有丰富内容。

河源县谢氏七世谢征别号“菜窝”,族谱载《掌教聂呆翁老师撰大山菜窝序》道出原委:

谢征字征古,貌古性古,作为诗文尤古。所为不盐梅,所事不瓦合,世以其固执,谚为“执夫”。今年冬,予过访之,见其屋宇维茅,垣墙皆竹,前后左右,手植蔬菜。予问,答云:“人有生则必有养,养得其道,则不宅于物欲,而纯乎天理。盖所志者,人莫知我良有取焉。如《易》所谓‘德合无疆’——疆者健也,行无取乎倦,而取乎疆,故萟(yi,种植)乎姜,以勉吾疆。《书》所谓‘听德维聪’——聪者心无所壅,故取其聪而萟乎葱,以发吾聪。《诗》云‘是用大介’——介者惟甲之谓,故取其介而种乎芥,以立吾介。若《春秋》所云‘履事未久’——未久者顷刻也,吾不取其顷刻而取其久,则植乎韭,以致吾之悠久。《礼记》云‘发虑宪’①——宪者思则也,吾实因其思则而取其宪,则萟乎苋,以致吾思之合宪也。是五者虽然不同,而其义则同。若同其同,则所义养者得其正,所乐者得其道。得其道则得乎天,既得乎天,于义又岂不得同其同耶!”予闻其言,知其刻苦食淡践迹古人者,遂重以酒,芟其“执夫”二字,号为“菜窝先生”云。

谢征给自己取字征古,样貌性情很古怪,作诗为文尤其刻意追求古人风骨。他对人对事的态度,从不模棱两可和稀泥,也从不苟同附和别人,人们觉得他很固执,都叫他“执夫”。弟弟谢牧的妻兄聂呆翁,是江西义宁(今修水县)教谕,某年冬天拜访他,问是怎么回事。谢征回答,人们不知道我的志向而叫我“执夫”,但我的所作所为都是由来有自。他说他取古代《五经》“疆”“聪”“介”“久”“宪”的说法,在菜园里种了姜、葱、芥菜、韭菜、苋菜,以勉励自己不可倦怠、壅塞,而要耿介正直、立志恒久、思则合宪。每天吃这五种蔬菜,就能够时时想到那五项要求,这就是古人所说的“义养”。聂呆翁听了谢征一番话,知道他是一个古人高风亮节追慕者,于是在有关谢大山的文章中删掉“执夫”这样污蔑的称呼,而称其“菜窝先生”。这就是谢征别号菜窝的由来。

河源县谢氏九世谢庭竹(号一冈),年老致政解组归里时,兴安县(属广西)举人韩恂作《赠一冈致政荣归辞》,有“半挑行李,不离断简残编;一叶扁舟,剩有清风明月”之赞。

“槎水之魁”李焘,字若临,号斗野,嘉靖四十三年(1564)甲子科举人,隆庆二年(1568)戊辰科进士,居官五十二载,历任十四职,至云南巡抚。万历三十四年至四十年(1606—1612)退隐河源期间,马君宪至泷门山房拜访,有《马君宪见过》:“寒雨潇潇涧道幽,山林哪得玉人游。匣中宝剑应常吼,怀里明珠肯暗投。导水我徒驱巨石,出尘君可濯清流。归途渔父如相值,为语来参范蠡舟。”不管世道如何昏暗,同道多么稀少,我们都要内心澄明,时刻提醒自己不走邪路,可能我们的努力有时是白费力气,但世界最后迟早会出现激浊扬清的局面,表明了诗人自己和朋友性情高古、刚正不阿、廉洁自持的志向。龙川傅可教,万历二十一年(1593)恩贡,授大田知县(今福建三明市属县),李焘有《读大田傅侯德政诗有述》:“谁谓循良不可寻,口碑闽海既成吟。种花色满河阳县,流水声传单父琴。露冕行春人似玉,侧身步祷岁为霖。飞腾荐剡寻常事,美锦芳规耀古今。”谁说现在已找不到奉公守法而善良的官吏了呢?眼前这位福建大田知县不就是一个嘛!像河阳县令潘岳满县种花、单父县令宓子贱鸣琴而治那样获得百姓赞誉,对待自己又守身如玉化心为霖,那不断成长进步就是很自然的事,锦书上所写前贤遗规,值得我们永远学习遵照。《栉器铭》:“汝体能藏垢,汝用能去垢。吾法汝之用,以治心而密其功;法汝之体,以为用而大其受。念之哉此物!此诰永守,庶几于所生可无咎。”若像一块抹布一样,能藏垢去垢,大概一生就不会犯什么错误了。《洗衲池》:“宝地山环碧,琳宫瀑供奇。一泓开宿海,三峡倒天池。丹顶银为治,龙头雪作维。从来堪洗衲,即此濯缨宜。”心如宝地,良知为体;心有明泉,何物不洗。李焘这一铭一诗,写出了为官的极高境界。

天启四年(1624)秋十月,李焘八十一寿辰,博罗韩日缵(官至礼部尚书)作《大中丞李斗野先生八十有一序》,谈李焘为什么会长寿:“先生守官并介,一锾不轻入。语不云乎:廉吏久,久更富。先生通籍五十余年,不为不久矣!当赠公②(父李学颜)在堂,先生俸入无私蓄、无私货,一禀命于赠公。赠公既没,先生经营四方,更不复问家人产。故五十年来,产不逾中人子弟,恂恂由礼,布衣粝食,不殊一寒酸士,绝无富贵家鲜衣怒马之习。清白门风,岂不亦施于有政哉!而所取于世,所修于勤,而享之粗也”“先生涤除玄览,专气志柔,奸声乱色不留聪明,淫乐匿礼不接心术,惰慢邪僻之气不设身体。食无兼味,衣无重帛。不与物交,淡之至也;不与物散,粹之至也。虚静无为,俭于位而寡于欲,德之至也”“由前所云,先生所受于世者啬,故天宜益之;由后所云,先生所居于身者啬,斯则深根固蒂、长生久视之道”〔李明华编撰《明李焘(斗野)公年谱·1624》,中国文史出版社,2014〕。李焘卒于天启五年(1625)十月十九日,“耕者罢耒,织者罢红。宗戚哭于堂,邻里哭于巷。士大夫之闻者,唏嘘叹息,而嗟老成之沦丧”(韩日缵《祭李斗野中丞文》,同上,1625)。

邑人邝奕垣有诗《怀李中丞》:

我爱李滇抚,为官五十年。厨无隔宿肉,囊乏用余钱。意厌城市闹,情钟泷水③缘。遍观吏达者,可不谓前贤。(《河源县志·艺文》)

邝奕垣,字伯桢,号价藩,明天启四年(1624)甲子科举人,清顺治九年(1652)壬辰科进士,授山西平阳府闻喜县令,补江南徐州府砀山县令(今属安徽省宿州市)。他学习本邑先贤,自己为官亦洁身自好。顺治十一年(1654)有《甲午闻喜署中偶题》:“二载为官不爱钱,悠悠署里一萧然。畏知非为要名誉,对影惟惭负上天。汾水涟漪观乐意,条山云淡自忘年。廉贪可否何须较,只读南华内外篇。”为官廉明公正,上台有“朗识一庭明月,操修两袖清风”之誉。年老解组归林,及抵家,囊无一钱。家居十余载,四壁萧然,晏如也。御史张起凤赞曰:“古貌古心,盛德若愚,真三代之君子也。”

廖鸣球,字韵坛,乾隆四十八年(1783)癸卯科举人,先后官江苏宝应县、如皋县知县,江宁北捕通判,江宁府督粮厅同知等职。告老还乡,有“行橐两袖清风,归囊一肩明月”之论。

江绍仪,字觉生,号德隅(谱),道光十三年(1833)举人、十六年(1836)进士,钦点翰林院庶吉士,道光十八年(1838)任刑部四川司主事。夙夜在公,自奉俭素,病剧将殆犹高吟一联曰:“夜来肺腑清于水,疑嚼梅花带雪吞。”

今长塘路远兴亭楹联:“莫宜嫌少,生前原是赤身来;何必贪多,死后依然空手去。”2000年版《河源县志·古建筑》:远兴亭在下城长塘路,清嘉庆间邑人徐子远创建,已废,1985年重建。

永安(今紫金县)解元钟丁先在其策问试卷中指出“正心而正朝廷”,应本《周官》考吏治,以“廉善、廉能、廉正、廉法、廉敬、廉辩”这六廉为考核官员标准。本房主考官卷批:“为吏者并宜读一遍。”总批:“以六经百子充其腹,以蒲团瓢笠静其气,以刀锯雪霜制其笔,以羊肠马颊曲其思,以滟滪突星危其想——子其天南异人耶?向疑南文能为后,不能为先;能从人作想,不能自我作想。得子文,破此疑矣!”

紫金人邓缵先,民国七年(1918)在新疆任上遭土匪劫持,“索资数千,否则不放行,橐中任劫掠去,复欲掳勒,幸得脱免”。作《戊午岁过某海,巨盗索资》,有“罹罪在怀璧,远害惟捐金”“戒途奚有济,廉吏垂古今”句。民国九年(1920)在叶县调查垦务,夜宿毡帐,遗失一履,遍寻未得。作《只履歌》曰:“此生拟向三山游,昨夜无端一履失。一履失,一足亏。失履尚可买,失足空伤悲。”借失履喻失足,以小物见大义。
邓缵先《毳庐诗草》尚有以下诸篇写廉洁:

“富贵喜新交,贫贱敦旧情。朱门百花媚,穷巷一瓢清。荣枯境悬绝,愉戚心交萦。厚禄日骄侈,幽人守坚贞。”(《暮春作》)

“君子慎厥初,不处垢污间。沿习素丝染,积毁皓质愆。伯夷居北海,隐之凛贪泉。清风励末俗,千载称其贤。”(《杂诗》)

“我生本如寄,汝亦乐沉潜。惺惺闲处觉,了了静中参。我不记吾谁,渊冲性所耽。堪然忘物相,俯仰应无惭。”(《对影》)

《毳庐续吟·塞垣书怀》:“古人以仕代农养父母,今人巧宦囊金骄妻妾。古人下位乐栖迟,今人宠荣竞弋猎。人心风俗古今殊,江流趋下势纷沓。明者处世能随时,洁道混迹跻丹墀。”如果能做到廉洁,邓缵先觉得当官就是件好事:“君不见古来豪杰避俗于朝廷,道德为重功名轻”“委心与物齐始终,托身何必山林里”。汪步端读《毳庐续吟》诸篇,题辞说“官要读书作,心如为政纯”,赞邓缵先是个读书人出身头脑清醒的官员。

注:
①“发虑宪”:语出《礼记·学礼》。
②赠公:古代王朝为了推恩于官员,把官爵授予本人妻室及父母(祖父母、曾祖父母)。父母在世者称为封,父母去世者称为增,一般统称“封赠”,即所谓“光宗耀祖”。李学颜万历二十年(1592)寿七十七卒后,万历四十七年(1619)朝廷礼部以李焘云南布政使二次考绩均称最,祖父、父亲加赠通奉大夫,祖母、母亲、妻加赠夫人。李学颜加赠通奉大夫、云南左布政,所以文中称赠公。
③泷水:今河源市双下村往新丰江大坝一段新丰江水。泷,音shuānɡ,双下原称泷下。

编辑:黄剑锋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